臺灣《中國時報》22日社論,原題《李登輝的戰略觀極危險》,全文摘編如下: 李登輝20日在大阪發表演講,贊賞安倍首相以釋憲實現日本集體自衛權,並鼓勵日本繼續邁向修憲之路,讓日本成為“獨立自主
  臺灣《中國時報》22日社論,原題《李登輝的戰略觀極危險》,全文摘編如下:
  李登輝20日在大阪發表演講,贊賞安倍首相以釋憲實現日本集體自衛權,並鼓勵日本繼續邁向修憲之路,讓日本成為“獨立自主的正常國家”,這是非常危險的戰略思維。
  走右傾國家主義路線的安倍晉三,自2012年底“二進宮”擔任日本首相後,展開右傾的言論與行動,對內已招引民眾的不安與抗議,對外更升高了中國大陸及韓國等鄰邦的對峙情緒,造成東亞地緣政治的緊張。正當美國及中日韓等各相關國家,在努力設法降低緊張情勢之際,李登輝卻幫安倍開出更重、更右、更極端的藥方,不啻加油添火。我們必須嚴正指出李登輝的錯誤,並呼籲馬英九政府應大義滅親,與李登輝錯誤的政策主張劃清界線。
  首先,李登輝所謂修憲讓日本成為“真正獨立自主的正常國家”,其潛臺詞是讓日本結束二戰後的憲法架構,常態性擁有武力及發動戰爭的權力,意即讓日本從二次戰後所建構《和平憲法》、《非戰憲法》做出核心的質變。當然,這不代表日本會回到二次大戰前黷武窮兵的軍國主義,但李登輝顯然忽略了雙重心理因素可能招來的巨大副作用。
  一是,引起周邊深受二戰之苦國家,特別是中國大陸與韓國的高度疑慮,惡化日本與鄰國的關係。這將回頭衝擊安倍首相的優先目標:振興經濟。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一針見血指出,日本經濟結構改革的前景,取決於日本國內政治的共識和能否善處鄰國關係。李顯龍認為,日本應放下對外強硬的態度,與鄰國保持良好關係、加深經濟合作,才能實現振興經濟目標。畢竟掌握日本經濟命脈的最大貿易國,是中國大陸。鄰國疑慮不去,不但安倍振興經濟三箭不會生效,就算再發30支箭,也會如投石大海,波瀾不興。
  二是,對軍國主義復辟的恐懼,正在日本國內發酵。戰爭帶給日本人的痛苦不亞於當年被日本侵略的國家,對戰爭的厭惡,深深烙印在日本民眾心中,這也是為什麼許多擁有權力欲的政客,意欲藉愛國主義煽起民眾情緒,轉化為選票支持,但日本社會裡守護《和平憲法》的力量卻始終堅實。
 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江健三郎參加反戰活動即基於此。而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,在他的動畫巨作里,也不斷反映反戰厭戰的理念,宮崎駿曾說“我那廉價的民族主義終於被低劣的自卑感所取代,變成了厭惡日本人的日本人。對中國、朝鮮及東南亞各國的罪惡感,不時在我心中交戰,嚴重到讓我否定自己的存在”。正是這種謙卑自省以及對戰爭的戒慎恐懼,構成日本社會平時沉默,但力道堅實的和平力量。
  這並不是個別和平理念者的獨白,日本《讀賣新聞》的民調顯示,安倍政府宣佈將解禁集體自衛權後,其支持率降到48%,比之前的調查低了9個百分點。《日本經濟新聞》在6月30日公佈的民調亦顯示,34%的日本民眾贊成行使集體自衛權,但有50%的民眾反對。反對力量已促使安倍必須務實地放緩修憲步調,即便話說得大聲,腳卻愈踩愈輕。《紐約時報》報道,安倍體察國內的反對聲浪,已放慢了修憲進程,把原訂今年秋天就要通過相關法律的計畫,往後延1年。
  即便是安倍也意識到修憲不易,而用“擦邊球”方式,以“釋憲”開巧門擴大集體自衛權,當然這也招來違反民主程序、違憲的批評。但不管是打擦邊球或放緩修憲腳步,都顯示日本社會對軍國復辟的疑懼,並不亞於其他國家,李登輝卻挑釁日本走危險的道路,實令人費解。
  李登輝另一個荒謬是,認為美國單極支配的時代已過去,全球就要迎接“G0”的世界。言下之意是暗示要日本要脫離美國的影響力。美國單極支配時代已不復返是事實,但美國對國際局勢,特別是日本情勢仍具有舉足輕重的力量。從國際現勢論,導不出日本可以不顧中美G2的疑慮,在修憲議題上擁有任意行事的恣意。倘若日本真的擺脫美國戰略牽制,逼迫美國退回關島第二島鏈,放縱中、日、韓、俄、印、朝及臺灣、東盟國家等自行戰略競逐,東亞將成為世界火藥庫,這絕對不符合臺灣戰略利益。
  李登輝對日本一直抱有深厚的感情,急於為日本利益開藥方。就像玉兔搗藥的傳說,玉兔拿著玉杵、想要在月球搗出不死仙丹。問題是,如果藥方開錯,藥搗得再勤,這藥服了,恐怕也是傷身。  (原標題:台媒吁馬英九大義滅親 與李登輝挺日主張劃清界線)
創作者介紹

Magic

yl94yltu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